越南的第一印象:與人的新距離

越南行走,第15天。來到這裡已逾半月,提到初來乍到時的忐忑,才想起,其實越南從飛機起飛之時,就已然開始。

//3.9.2015//從台灣到越南的飛機,短短三個小時,建立了我對越南的第一印象。

在我坐位左手邊是一位Anh,剛坐下來,就問我要回越南哪裡?於是,三個小時的談話就這樣開始了。 

他在屏東工作,放一個月的假回越南。三個小時中,我們半中文半越文聊天。他還熱心的拿起機上的安全手冊講解給我聽。我其實能看懂上面的英文,但是發現他其實不懂英文後,我也不忍阻斷他的熱情。遇到無法聽懂得越文單詞,我們就拿他手上的報紙來指明是哪些字母組成的。也學了幾個越文單詞。(插播:越南的國民教育中不像台灣有必修的第二外語。因此會英文的人都是有錢人家繳錢去學的唷)

 然而此時,我還沒意識到越南已經開始了。還抱持著台灣習性的我,習慣簡單的談天。所以最後還是拿起耳機,希望他能明白我需要一個人的時間。Anh卻拿起我的耳機,共享我的音樂。

如果是台灣人,大概會先詢問一下,避免有人對共用耳機這事敏感。

但是,這是個很好的契機,(終於)換我可以開始對Anh介紹台灣。我藉由不同語言的歌曲,向他解釋台灣各族群到來的先後順序和語言的演變。他也可以理解。我想如果我的越文能好一點,也許可以跟他解釋政權演變,然後說台灣要獨立的事情(阿?)

//

在這段時間裡,我最無法避視的是他的雙眼。我已經習慣用眼神表達情緒,猶豫存疑的時候看上方;思考對話的時候看下方;表達忙碌的時候就看螢幕;或是偶爾分心一下看別的地方。其實這是無法跟人對視太久衍生的行為,只有在發現對方身上有我要的東西才會發出看到獵物般、熱切的注視。

但是Anh的眼神卻不斷捕捉著我躲去的方向。好像,我不看著他成了非常不禮貌的行為。 

在台灣,通常我會問對方介不介意談天時不注視對方。好確認對方可以接受我一邊說話一邊做手邊的事情。(後來,在南方實習的同學說。越南人工作的時候,不會同時進行說話和工作兩件事。所以台幹不希望員工聊天) 

這種注視,這些天裡一直在發生。也許眼角裡閃爍了一點好奇,卻絕對是一種友善的眼神。不帶任何狩獵的動機或是過分熱切的企盼,而只因為眼中有著共享當下的對方於是,我開始習慣人的注視。

在這裡,人與人的距離,是這樣親近到令我感到不可思議。對比在台灣的拘謹,我開始習慣人與人之間的新距離。

公車上推擠時,接住老人家顛簸中伸出的手。(在這裡「扶老太太過馬路」不會只出現在課本裡)

在黑暗的坑洞中,緊握Quỳnh和 Dalar為我擔憂的手。

在小巴上,自在地讓左右友人(我)依靠我(左右友人)的肩膀。

在任何地方,有些微的肢體碰觸也可以不需要擔心(不好意思)打擾到人家(或別人不喜歡被碰到)

在課堂上,也不用害怕被老師的眼神掃到後會發生什麼事情(逼你發言之類的?)

 

是一個讓人很自在的地方。(除了財物方面拉)

 

大家都說越南其實就是大約五零年代的台灣。確實,越南的一切都很能跟台灣的某些景象連結在一起,只有滿街的羅馬拼音會讓人有視覺上的衝突。乍看之下,一切都覺得好自然,自然到很難找出能發問的地方。(其實是我太笨了吧)每天看著越南的人跟景象,我不禁想像,「是不是幾十年前,台灣的人們也是這樣親近的呢?」(為了解答,老是催著父母趕快安排越南行來確認XD)

//

從踏上飛機,尚未步上新的國土之前,越南,就已經開始了。對於越南的第一印象,就是這麼不同於台灣的心距離。也許這樣形容很老氣,很像取自什麼政府文宣的。又或許別的地方也是很親近,而且更甚越南(朋友說越南南部更是熱情到擋不住XD)

但是我想,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化學作用,這才是我們之所以不斷感受世界的原因

//

而越南人的熱情,更是天天在發生,新故事發生的頻率快速到令人來不及更新。

= 我們的粉專小編 Như 在兩個月實習期間交到的可愛朋友 Hương(香)   =

Như 和她的越南同事Hương

文/張君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